什么才是真正的助人?  [海天行  2010年12月13日]        
持证上岗可解社工之困吗
持证上岗可解社工之困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检察风云》2008年第10期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9-12    转载请注明源文出处
       (08年5月文)日前,国家民政部、人事部发布消息,全国首次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水平考试将于6月份举行。这意味着,今后社会工作者将像律师、会计师一样持证上岗。

  消息传来,绝大部分社工专业的应届生在临近毕业前,又投入了紧张的备考。也有人怀揣疑问:职业资格水平考试是否可破社工职业化的坚冰?取得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考试的证书,是否就意味着可以谋得一个与本专业对口的岗位?在我国,社工职业化和专业化的道路还有多远?

  社工:社会工程师,不仅仅是社会卫生员

  “走过护理界,跨行社工界,小护士转换跑道,走出医院,进入社区中,变成了个关怀弱势,济弱扶强的社会工作者了。在以前,当我介绍自己是个护士时,许多人脸上的表情可以很明显地告诉我……不管如何,至少这个行业,不用多做解释,一讲,大家都会懂,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一定的专业形象,一定的认同度。但是社工呢?打从自我介绍开始,可能就必须花上许多倍的时间,说明自己所学的东西,解释自己念这个出来后能够在哪里工作,能够做什么样的工作,为了强化别人对自己专业的认识与认同,通常还会再加上几句形容,说明自己的未来将是一片光明……然而,回过头来,往往看到的还是那一个个怀疑的眼神,和一个个似懂非懂的表情,哎,真是挫败……社工难为啊,一个这样的专业尊严,就这样一次次地被糟蹋,如果不是心脏够有力,自信心够坚强,实在很难在这条路上坚持走下去。”

  2003年台湾出版一书《施比受更有福——一个社工的真情故事》,作者蔡璧如在后记中如此描述自己从事社工工作的感受。蔡璧如当年面对的困扰,也是时下我们很多研习社工专业的学生和正在从事社工行业的人所面临的尴尬。

  何为社工?人们对于这一职业的理解可谓五花八门:“社工就是信访员”、“他们干的和居委会大妈干的差不多”、“社工应该没有报酬”、“社工就是志愿者吧?”……“朋友得知我是个‘社工’时,常用不屑一顾的目光看着我,好像‘社工’是不务正业似的。”上海自强社会服务总社徐汇工作站的一位社工说。

  按照经典解释,职业社会工作者所从事的工作包括:采取各种适当措施帮助那些由于贫困、疾病、失业下岗的人,帮助那些由于在经济上和社会环境中失调而陷于困难的个人、家庭或社会群体,此外还参与社会福利政策与社会预防方案的制订。据了解,社会工作在发达国家已有上百年历史,社会工作者具有很高的职业威望和社会地位,被誉为“社会工程师”。据统计,在美国最受人尊敬的三大职业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社会工作者。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深入,人们在享受物质文明进步的同时,城市化的负面作用也开始集中显现。过分的物质追求,过分的工作压力,就业的矛盾,社会治安的复杂性,道德水平下降,心理焦虑,贫富悬殊、犯罪吸毒等等典型的社会问题开始困扰城市人。人们渴望改变困扰,对这些社会问题的服务需求数量上越来越大,层次上越来越高。

  在计划经济时代,社会问题被控制在“单位堡垒”之中,靠着政策性与道义性的政工工作,消除或遏制了社会问题的蔓延。而当“全能式”的单位体制瓦解以后,社会问题也从单位中溢出社会,传统的政工教育已不合时宜。在许多领域,政府在行政体系内已难以提供直接、到位的专业服务。这就需要大量的“减震器”和“润滑油”。同时,“小政府,大社会”格局下,人们从“单位人”变成了“社区人”,大量的“自由人”和“流动人(口)”走向社会,这势必需要有可以依托的社会管理队伍来加强管理。因此,有关专家强调,社会工作者将成为构建和谐社会不可或缺的力量,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尴尬的供求矛盾

  目前,上海全市的社工数量约有4万人。上海浦东1997年开始引入社工,2003年上海市人事局、民政局颁布《上海市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认证暂行办法》,开内地社工专业化、职业化之先河,培育了新航、自强、阳光、乐群等多家社工服务组织,浦东还在10个医院、38所学校建立了医务社工站、学校社工站,并在计生、民族、宗教等多领域全面推进社会工作,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

  2004年,上海市政法系统成立了新航社区服务总站、自强社会服务总社和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等3家社工团体。自此,全市12.7万名刑释解教人员、吸毒人员和失学、失业、失管青少年的服务及管理工作,主要由这三家社团的1300名社工完成。为此,政府每年出资5000多万元购买社工的服务。

  不仅只上海,一些发达城市的社工队伍以及相关机制也在不断地发展完善。据悉,深圳市已经制定了比较完善的社工制度,依托民政局,成立社会工作局,建立健全政府购买社工服务的机制,对社工建设投入了较多资金和人力。年初,北京市成立了社会工作委员会,由市委、市政府联手办公,推进社会工作建设。河南省注重引导社工人才到一线开展服务,重点对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庭、流浪儿童、老年人实施社会救助……

  在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相对短缺的形势下,近几年全国各地对社工的需求越来越迫切。以上海为例,据有关部门估算,上海每年就需要1——2万名社工人员。仅按上海市政府规定为全市近3000个居(村)委会配备两名就业援助员和社会救助员一项,就需要6000人。

  据悉,650余万人口的香港注册社工在1.3万人以上,而1800万人口的上海目前却只有约3000名专业社工。而社会公共服务事业一直开展较好的广州,目前社工的缺口也达1.5万人。根据一份调查统计,目前,广州市共有社会工作相关机构约1.5万个,机构内从业人员总数为11万人,而这其中真正从社工专业毕业的人员只有730人,占机构从业人员总数的0.7%.

  从事社会工作,不是简单的一腔热忱,还需要相应的专业训练。在美国,职业社工的最低入行门槛是硕士;在香港,社会工作者的最低学历是本科,而且所有社工必须持证上岗,并有初级、高级和技师之分。根据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门的统计,全国30余万社会工作人员中1/3学历在大专以下。

  上海市社会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朱希峰先生说,从学科角度来看,社工要具备四方面的素质。“首先,社工必须努力成为一个通才,掌握社会学的相关知识,比如看问题的视角、调研的方式等等。第二项素质就是具备一定的心理学知识,只有真正了解对方的想法,才有可能解决问题。一些群体在遇到各种问题后也可能会产生心理问题,因此社工必须掌握一定的心理学知识。再次,社工还应当了解相关的法律法规,学会运用法律的武器帮助服务对象。

  事实上,我国已经拥有一批受过高等教育的社工专门人才。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首先开设社会工作系到现在,全国已有200多所高校开设社会工作专业,每年培养的社工人才约1万人。社会急需具有专业素质的社会工作人员,而在这些学生中,却仅有10%-30%的学生选择了相应的社会工作。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多数学生对于就业前景深感忧心忡忡。

  “政府购买服务”,营建社工舞台

  今年刚刚从社工专业毕业的小汪被分配到南京的一个社区街道办工作。谈到几个月的工作生涯,一肚子的苦水:

  社区的主要工作就是天天去区里或是街道开会,开完会传达上面的指示,要不就是带领群众参加活动,余下的时间才是为老百姓办实事,而所办的大都是家长里短的琐事,真正关切百姓民生的事,不是我们不想办,而是我们实在是办不了,又没权,又没钱,只能不停地调解,但是很多问题又不是简单的调解就可以搞定的……

  一些走上社工岗位的毕业生,因待遇低、缺少职业发展空间而不能安心工作,流失率相当高。上海市社会福利中心主任李宏介绍,由于社工未被纳入专业技术人员职称系列,待遇无法落实,造成福利中心目前大量社工专业人员都是按照行政职位、职级在操作,很难留住社工人才。

  中山大学社会工作系的贺立平教授给出了答案:一方面是因为社会岗位少,除了民政局等少数的单位之外,其他政府机构很少有编制;另一方面,如居委会等一些对口单位,社工的工资待遇相对较低,社会尊重度也不高。

  造成种种尴尬局面的是我们的社会工作专业化走在了职业化前面。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导师夏学銮说:在我国,由于社会福利制度的发展滞后于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因而社会工作的公共市场没有形成。据悉,在许多国家或我国的港台地区,由于社会工作发展历史较长,社会工作职业化、专业化程度较高,所以,与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相关的机构和岗位比较多,社会工作专业的毕业生求职范围也比较广。

  夏学銮说,尽管社会工作教育的开展已经有近20年的历史了,但是学校毕业的社会工作学生大部分仍然找不到适当的职业岗位。这就使得社会工作专业化和社会工作职业化的区别在中国具有实际操作意义。

  我们将来发展社会工作,恐怕政府是要买单的,“民政部人事教育司副司长王建军说”买单的方式是‘政府购买服务’。“有专家建议,在公共服务项目财政预算中,设立社会工作发展专项经费,全面建立”政府购买服务“的体制,逐步将政府直接”养机构、养人、办事“转变为向民间组织购买服务。从长远看,应积极研究建立”政府购买服务“的财政支持机制,通过政府公共财政购买民间社会服务机构的服务,为社会工作的持续、快速、健康发展提供有力的财政支持。

文章录入:HerBert    责任编辑:HerBer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08 www.bdsta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天河五山 ICP备案证号:粤ICP备05077293号
    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 维护:曾永辉()
    北斗星社区—致力于全方位拓展社工能力的教育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