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真正的助人?  [海天行  2010年12月13日]        
您现在的位置: 北斗星社区—社会工作教育社区 >> 文章中心 >> 学科知识 >> 理念修养 >> 正文
助人专业伦理的涵义、重要性与实践
助人专业伦理的涵义、重要性与实践
作者:牛格正/王…    文章来源:台湾心理资讯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6    转载请注明源文出处
前国立彰化师范大学辅导与谘商学系  教授 牛格正    
国立彰化师范大学辅导与谘商学系  副教授 王智弘        
 

壹、前言
 
    随着社会的变迁,心理健康的议题越来越受到社会大众的重视,心理辅导、心理谘商与心理治疗工作也越来越被社会所需要,学校辅导教师、谘商心理师、临床心理师、社会工作师、复健谘商师及其它涉及运用心理辅导、心理谘商与心理治疗专业提供服务的助人专业人员对社会的贡献也越来越重要。而由于助人专业工作的服务品质对民众的心理健康福祉影响极大,因此,助人专业伦理的重要性也越来越受到助人专业与社会大众的关切。
 
    助人专业伦理对内规范助人专业人员的专业行为与维持助人专业的服务品质,对外建立社会大众对助人专业的公共信任与维护当事人的最佳权益(王智弘,2005)。由于当事人与社会大众对心理助人专业的公共信任(public trust)是助人专业安身立命的基础(Blocher, 1987),助人专业伦理的理念可说是助人专业的核心价值。而助人专业伦理的实践则有赖于具体专业制度与实务工作习惯的建立,比如助人专业伦理教育的实施,专业学会与公会伦理委员会的运作,专业证照制度与相关的法律条文的订定,助人实务机构的规定,与个人合乎专业伦理的工作习惯等,都是具体实践助人专业伦理理念的必要作法(王智弘,2005)。
 
    意即助人专业伦理理念的实践,需透过助人专业体系的制度建构与专业自律的机制规划,从伦理教育、伦理守则、伦理委员会、法令规章以至于实务机构与实务人员的伦理工作表现,都是实践助人专业伦理之相关学理与实务探讨的重点(王智弘,2005)。
 
贰、助人专业伦理的涵义
 
    助人专业伦理的理念与实践,就建立在助人专业伦理的核心概念,亦即助人专业伦理的涵义与重要性之上,本节先就助人专业伦理的涵义加以探讨,为深入探讨此一议题,谨依序探讨伦理、专业伦理,再探讨助人专业伦理,以求能完整的掌握其精髓与内涵。
 
一、伦理的涵义
 
    要探讨助人伦理的意义,有必要先对「伦理」的意义加以探讨。西方文化的伦理一词 ethics ,来自拉丁文的ethica, 而拉丁文又从希腊文的 ethos 演变而来,其单复数意义不同,单数指的是「风俗习惯」或「惯例」,而复数则指的是做事的一种自然或类似自然倾向(曾仰如,1985)。此种倾向是一种人生观,是对人生的概念或看法(concept of life 或 an outlook of life), 是属于人生哲学的一部份(牛格正,1991);更重要的是,「伦理」就是一种实践哲学或道德哲学(牛格正,1991;曾仰如,1985;蔡坤鸿译,1978)。
 
    由于「伦理」一词,经常与「道德」一词被相提并论,因此,探讨「伦理」不能不提及「道德」。不但伦理学被视为是道德哲学;伦理和道德亦经常被相互为用或视为同义字( Van Hoose & Kottler, 1977 )。但进一步加以区分,则可以发现,道德较着眼于个人对自我的要求,而伦理较着眼于客观性和普遍性的原则(黄光国,1996);道德较偏重于一般性的判断个人与他人互动行为的对错(rightness or wrongness),而伦理较强调客观性的理由(牛格正,1991;Van Hoose & Kottler, 1977)。亦即,「道德」较具主观、主体、个人、个体的意味;而「伦理」较具客观、客体、社会、团体的意味(何怀硕,2002)。因此,将「道德」与「伦理」仔细的加以区分则可发现,「道德」比较是偏重个人行为对错的判断,往往较为抽象与主观;「伦理」则较强调人际关系中互动行为的规范,通常较为具体和客观。
 
    然而「道德」与「伦理」两者确实是互相关联的,就人类生活中实际的运作状况而言,「伦理」的本质可说是实践「道德」的人生哲学,并将抽象的「道德」标准要求落实于具体的「伦理」规范之中。
 
    在中华文化中,「伦理」一词,依据儒家的解释是以人与人的关系为基础,许慎的说文解字中即解释为:「伦从人,仑声,辈也。理从王(玉也),里声,治玉也。」伦理二字合用为词,始见于小戴礼乐理篇:「乐者,通伦理者也。」郑玄批注为:「伦犹类也,理犹分也。」换句话说,伦理就是指类别与条理(牛格正,1991)。前者可引喻人际有辈份之别,后者可引喻事物有秩序条理。刘真(1982)即曾进一步将之引申为:「伦理者,犹言人人当守其为人之规则而恪遵其秩序也」。可见伦理是人类社会中人际互动的行为规范或准则。在中华文化传统伦理观念中,人伦体系非常清楚,自五伦、三亲、六亲、九族、宗族、国族,以至四海之内皆兄弟之大同社会,形成一个完美的人伦体系(牛格正,1991)。也就是说,中华文化的人伦体系架构,是由家庭伦理延伸至社会伦理;而家庭伦理的基础则是个人的修养。因此,其伦理思想逻辑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内圣外王之道。中国人的行为标准即是要合乎人伦,从上述的分析看来,中国人谈伦理所强调的重点是要有很高的个人修养,并要谨守人际互动的规范。
 
  从西方文化或中国文化来看伦理,可发现其中的共通点:都是主张伦理就是人际关系中互动的规范或原则。因此,「伦理」的功能在提供人类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彼此互动的行为规范或准则,人们彼此的互动关系与行为表现,就有了一套可供参考的运作模式与游戏规则。比如前述中华文化传统中所谓的「五伦」:「君臣有义、父子有亲、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就规范了传统封建社会中五种人际角色关系的互动行为。可见,「伦理」通常是人际角色关系中互动行为的规范。
 
二、专业伦理的涵义
 
    既然,「伦理」通常是人际角色关系中互动行为的规范,那么,「专业伦理」就是专业人员的专业人际角色与他人互动行为的规范。由于,任何一门专业都要有其专业的伦理规范。所谓「专业伦理」的用意是在强调专业团体成员间或与社会其它成员互动时遵守专业的行为规范,藉以发展彼此的关系(沉清松,1996)。所以说,「专业伦理」规范了专业人员在人类社会中的行为表现,专业人员参照「专业伦理」规范在人类社会中扮演其专业角色、行使其专业行为(王智弘,1999a)。专业伦理因此规范着专业人员与其它专业人员、与所服务的当事人以及与其它社会大众之间的互动行为与关系。
 
三、助人专业伦理的涵义
 
    由于专业助人工作的专业特质,专业助人关系是一特殊的关系,在此一关系中,助人专业人员对当事人、当事人的关系人、服务机构及社会均负有伦理责任,自己也应有适当的专业修养、专业准备及专业造诣,助人专业伦理就建基在这一特殊关系之上(牛格正,1991)。因此,在有别于一般人际关系之特殊的专业助人关系上,助人专业伦理是助人专业与社会大众互动的行为规范,也是维持专业生存的重要基础(王智弘,1999b)。简而言之,助人专业伦理即是助人专业人员与当事人、与其它助人专业人员、以及与社会大众之间互动关系的规范。
 
    进一步加以深究,助人专业伦理可被定义为:助人专业人员在专业助人实务工作中,根据个人的哲学理念与价值观,助人专业伦理守则,服务机构的规定,当事人的福祉,及社会的规范,以作出合理而公正之道德抉择的系统性方式(Van Hoose & Kottler, 1977) 。其中包含几个主要的要素,包括助人专业人员的人生观、价值系统、专业伦理守则,及法定的规章和政策等(牛格正,1991)。但最重要也最具体的,是莫过于专业伦理守则所代表的意义与功能。
 
    若就其实务运作过程所涵盖的层面来看,自助人专业人员自身向外延伸,助人专业伦理的内涵则包含了五大主要考虑因素(王智弘,2004b),包括1.个人因素:助人专业人员的个人哲学观、价值观、专业伦理意识、专业技术与利弊得失的判断;2.服务机构因素:服务机构的伦理规范与工作规定;3.专业组织因素:专业学会与公会的专业立场与伦理守则:4.当事人因素:助人服务当事人的福祉与权益;以及5.社会因素:社会的法律规定、舆论与民众福祉的考虑等。
 
参、助人专业伦理的重要性
 
一、专业伦理渐受助人专业的重视
 
    回顾美国助人专业学界过去几十年来的发展脉络,发现有愈来愈强调专业伦理重要性的驱势,分析此种趋势的产生原因,除了当事人权益意识不断升高所造成的影响之外,助人专业本身的所犯的错误与缺失也是重要的因素,特别是专业人员不合伦理的行为造成了对当事人与社会大众的伤害,并引发法律的诉讼,格外受到社会大众的关切与助人专业界的重视(王智弘,1999)。
 
    从各种导致助人专业伦理渐受重视的原因中,不合伦理行为(unethical   behavior)的普遍发生,是最重要的导因:不合伦理行为的发生,在历年的伦理调查研究中屡见不鲜,其中包含的类型很多,最常见的类型是有关专业人员与当事人的性亲密关系与违反保密的行为(Kelly, 1987; Marino, 1995; Vanek, 1991)。其它的不合伦理行为则包括缺失专业资格能力、不当的收费、不当的使用测验、不尊重当事人的统整性、不适当的公开发言、未举发儿童虐待、不当的进行研究、不当的转介、不当的双重关系、缺乏知后同意、未能预警、不当的带领团体、以及错误、欺骗或非法的广告等(Herlihy, Healy, Cook & Hudson, 1987; Kelly,1987; Pope, Tabachnick & Keith-Spiegel, 1987)。这种种不合伦理行为的发生,使得谘商与心理治疗的专业形象受到很大的打击,因此,如何减少不合伦理行为的发生就成为助人专业界的一项重要课题。
 
    特别是不合伦理的行为会造成对当事人的许多伤害,比如,专业人员和当事人之间的性亲密关系,就可能对当事人造成身心层面的伤害,包括导致当事人的焦虑、抑郁、罪恶感、空虚感、社交疏离、性的混乱、压抑的愤怒、失去自信与无法信任别人、认知上的功能不良、身心症的症状、药物滥用、及有自杀的危险等(Bouhoutsos, Holroyd, Lerman, Forer & Greenberg, 1983; Coleman & Schaefer, 1986; Feldman-Summers & Jones, 1984; Pope, 1988; Stake & Oliver, 1991)。而专业人员的其它不当行为,如不当泄密、技术的不当使用、不当的进行研究等,也都会对当事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另一方面,专业人员不合伦理的行为也会对第三者或社会造成伤害,比如,疏于预警除了可能造成当事人的自我伤害外,更可能会对第三者造成伤害─特别是当事人有攻击他人之倾向与意图,或者当事人罹患爱滋病而未告知其性伴侣等,都可能对第三者造成致命的危险等(Arthur & Swanson, 1993; Herlihy & Sheeley, 1988; Knapp & Vande Creek, 1983)。此等的伤害当事人或社会大众的记录,除凸显了伦理问题的严重性之外,更促使谘商与心理学界不得不正视伦理教育的必要性(Holroyd & Brodsky, 1980),以期能提升专业伦理,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此外,由于接受谘商或心理治疗服务的当事人被视同是消费者(Bradley,1989), 接受谘商协助的当事人,特别是付费接受服务者,认为自身的权益在谘商过程中受损时,往往会挺身而出以争取自己的权益,甚至提出法律的控诉。因此,随着消费者权益意识不断的增强,以及处理失当(malpractice)的法律诉讼的增多,伦理问题自然受到愈来愈多的关切(Baldick, 1977; Bradley, 1989; Fuqua & Newman, 1989; Goodyear & Sinnett, 1984; Griffith, 1988; Jensen, Josephson & Frey, 1989;Kibler & Van Hoose,1981; Pope, Keith-Speigel & Tabachnick, 1986; Snider, 1985; Stadler, 1986; Vanek,1991; Welfel & Lipsitz, 1983a, 1984)。
 
    引发法律诉讼的原因很多,主要是包括:疏忽知后同意、不当的承诺或背弃承诺、性关系、泄密、对自杀或危险个案的处理失当(疏忽预警)、不当的诊断、不恰当或多余的处理及治疗的不当终结等(Kitchener, 1984a; Slimak & Berkowitz, 1983; Tymchuk et al, 1979),特别是在Tarasoff案件发生后,法律诉讼案中对谘商与心理治疗人员的不利判决结果显著增多(Herlihy & Sheely, 1988; Welfel & Lipsitz, 1983a),此等结果又造成第三责任险费用的提高和负面的公共形象(Sell, Gottlieb &  Schoenfeld, 1986),更使得助人专业人员心生警惕,并深切体认到伦理问题的严重性。
 
二、助人专业伦理守则的制订反应出专业伦理的重要性
 
    体认到伦理问题的严重性引发助人专业致力于推动专业自律的行动,助人专业伦理守则的制订就是具体的行动成果。助人专业伦理的重要性即由专业伦理守则所发挥的功能来加以诠释,而也由于专业伦理守则的制订与实施,对助人专业伦理的内涵,写下了最具体的操作型定义(王智弘,2004b)。制订助人专业伦理守则的目的在使整体专业人员敏觉其伦理行为,并能藉此提供一个结构的引导和警告机制,以协助专业人员去面对各种伦理问题和两难困境(Keith-Spiegel & Koocher, 1985),以作出合理的实务判断,以避免不合伦理行为的发生。
 
    进一步而言,专业伦理守则的专业功能与角色具体反映出专业伦理的重要性(王智弘,2004b;陈文玲,1991;Mappes, Robb & Engels, 1985),而表现在四大重要层面上:(一)提供规范:规范助人专业人员的专业能力、资格及行为;(二)提供指导:提供助人专业人员从事实务工作行为时的参考;(三)提供保护:首在保护当事人的权益,其次在保护社会大众的权益,再其次是助人整体专业的权益,最后是保护助人专业人员的权益;(四)提供信任:当事人信任助人专业人员,社会大众信任谘商专业,助人专业人员专业服务的自主性得到尊重,整体助人专业的专业性得到认可。
 
肆、助人专业伦理的实践
 
一、助人专业伦理的实践层次
 
    助人专业伦理的实践表现在几个重要的层次上(王智弘,2004b):
 
    (一)确立强制性伦理(mandatory ethics):伦理行动的最低要求,以法律与伦理守则为基准。因此,伦理守则与法律的修订、实务机构的工作规定乃为必须。
 
    (二)追求理想性伦理(aspirational ethics):伦理行动的最高标准,以良心与当事人福祉为考量。因此,助人专业人员伦理与道德教育的实施,良知良能的启发乃为实现助人专业理想的关键因素。
 
    (三)从遵从强制性伦理到实现理想性伦理:助人专业的教育训练与助人专业的实务运作,乃在从遵从强制性伦理到实现理想性伦理的努力过程。
 
二、专业伦理教育的目的
 
    (一)学习助人专业伦理的理由
 
    为何要学习助人专业伦理呢?
 
    1.可从两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1)从助人专业工作的目的来看:专业助人工作的目的在助人,欲助人则不欲害人,勿因工作疏忽、知识不足或一念之差而伤害他人;(2)从人性的本质来看:人性有其光辉,人性的光辉在尊重他人的生命,尊重他人福祉与权益;人性有其弱点,人性的弱点在身而为人,会疏忽、会犯错、会遭遇困难与瓶颈,会面临人生的关卡。
 
    2.学习助人专业伦理的消极理由:了解助人专业伦理的原则与相关规范,以知所当行而避免受罚
 
    3.学习助人专业伦理的积极理由:亦即在实现前述的助人专业伦理的重要性与功能,主要在维护当事人福祉与助人专业的公共信任。
 
    (二)助人专业伦理教育目的
 
    助人专业伦理的实践展现在助人专业伦理教育目的之确立上,助人专业伦理的实践需要透过助人专业伦理教育的实施,以展现助人专业对其成员的伦理期望,以及建立助人专业人员自我的伦理期许,并藉由专业伦理教育以提升助人专业人员在五方面的伦理意识与伦理行为,此即助人专业伦理教育的五大目的(王智弘,1999b):1.增加伦理问题的敏感度;2.增进伦理问题的思考推理能力;3.提升道德责任感;4.增强伦理决策过程中模糊情境的忍受力;5.提升采取伦理行动的自我强度。
 
    助人专业伦理的实践,即在展现上述之五项伦理教育的目的,使助人专业人员在日常专业实务工作中,从遵从强制性伦理到实现理想性伦理(王智弘,2004b)。意即,伦理教育的目的,即是包含从伦理认知以至伦理行动,从伦理理念以至伦理实践的历程(王智弘,2005)。
 
    上述由助人专业伦理的涵义、重要性、实践与核心概念所构成的助人专业伦理之理念架构,正是建立助人专业伦理机制的基础,而助人专业伦理机制的运作,则是实践助人专业伦理理念架构的途径。  
 
三、助人专业伦理之实践机制
 
    助人专业的理念实践,须透过助人专业伦理的运作机制来加以落实,有关助人专业伦理之重要实践机制,谨分述如下(王智弘,2004b):
 
    (一)教育层次
 
    在助人专业人员的教育层次上,专业伦理教育课程的开设与实施,正是助人专业伦理机制运作模式中最重要的基础结构(王智弘,2004b)。由于在心理师法(2001)颁布实施之后,根据专门职业及技术人员高等考试心理师考试规则(2003修正)第七条规定,所谓的主修谘商心理学的应考资格,其中指出应修习通过谘商与心理治疗(包括理论、技术与专业伦理)领域相关课程至少四学科(十二学分)之规定,谘商心理师证照之考试科目有谘商实务(包含专业伦理)一科,因此助人专业伦理课程的重要性较之过往,应更为相关系所与学生所重视。为具体实践助人专业伦理理念,各个层级(大学部、硕士班、博士班)之助人专业相关系所应开设助人专业伦理之必修学分,以提升助人专业人员的专业伦理知能。
 
    (二)学会层次
 
    在助人专业人员的学会层次上,专业伦理守则的订定(中国辅导学会,2001;台湾心理学会,2002;社会工作伦理守则,1998)、专业伦理委员会的设置(中国辅导学会,2000)、以及伦理申诉案件处理程序(中国辅导学会,2002)、伦理守则释疑案件处理程序(中国辅导学会,2003)等为学会助人专业伦理制度的主要运作内涵,其主要内容将于第二章加以探讨。
 
    (三)法律层次
 
    法律层次的运作机制主要围绕在心理师法与助人专业相关法规上,由心理师法(2001)之法源基础所建立的谘商心理师证照制度更是其中的重要关键。由于专业伦理与证照制度是助人专业健全发展的双翼(王智弘,2005),由于证照制度对心理助人专业人员可提供清楚的专业角色界定,并说明专业服务的范围,更可提供心理助人人员的专业职称的保护(Anderson & Swanson, 1994)。而藉由授予与更新证照的过程,证照主管机构也得以要求专业人员具备专业的知识与技术,并进行专业监督的工作(王智弘,1999a),因此证照制度的施行可说是助人专业发展的自然趋势(王智弘,2004a),在学理上与实务上也都映证了此等发展趋势与结果。
 
    证照制度是实现专业伦理过程中具重要性与关键性的一环(王智弘,2004a;2004a)。证照制度与专业伦理可说是助人专业获取公共信任的两大基石(王智弘,1999a)。唯在心理师颁布前,台湾的心理助人工作由于欠缺证照制度所建立的法治性基础,长久以来助人专业伦理在落实与推动上都遭遇了大环境上的困难。
 
    心理师法在九十年十月三十一日于立法院第四届第六会期第六次会议上二、三读通过,并于九十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由总统公布实施后,自此,台湾的心理助人专业正式进入了专业证照的时代(王智弘,2004a),这也意味着助人专业要建立证照制度时代的伦理机制。有关心理师法等助人专业相关法规之主要内容将于第二章加以探讨。
 
    (四)公会层次
 
    依心理师法(2001)第十二条第一项规定「心理师执业,应加入所在地临床心理师或谘商心理师公会。」。亦即,心理师之执业,应加入公会并接受相关规范。心理师法第五章为公会章,对公会之成立与运作有相关条文加以规定,其中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七款载明公会之组织章程应载明「会员应遵守之专业伦理规范与公约」。第五十八条第一项则载明「直辖市、县(市)临床心理师公会或谘商心理师公会对临床心理师公会或谘商心理师公会全国联合会之章程、专业伦理规范及决议,有遵守义务。」明定专业伦理规范对会员具有约束力;同条文第二项更载明「临床心理师公会或谘商心理师公会有违反法令、章程、专业伦理规范或其全国联合会章程、决议者,人民团体主管机关得为下列处分:一、警告。二、撤销其决议。三、撤免其理事、监事。四、限期整理。」;第五十九条则规定「临床心理师公会或谘商心理师公会会员有违反法令、章程或专业伦理规范之行为者,公会得依章程、理事会、监事会或会员(会员代表)大会决议予以处分。」
 
    社工师法(2003)第十八条规定「社会工作师之行为必须遵守社会工作伦理守则之规定。」「前项伦理守则,由全国社会工作师公会联合会订定,提请会员(会员代表)大会通过后,报请中央主管机关核备」
 
    由上述条文观之,心理师公会组织须订定会员之专业伦理规范,以对会员之专业行为加以规范,此将使公会成为伦理运作机制中之一个重要环节。
 
    (五)机构层次
 
    助人专业机构要强化助人专业伦理机制,其主要透过职前与在职训练、督导制度、建立伦理问题处理小组与程序等为之,做法包括(王智弘,2004b):
 
    1.强化伦理训练:其作法包括职前与在职训练两种方式:(1)职前伦理训练:职前专业伦理训练,比如台湾民间的社区助人机构「张老师」、「生命线」等均有「谘商专业伦理」之职前训练课程。(2)在职伦理训练:以加强伦理与法律上的常识与处理能力,形式包括工作坊、个案研讨、读书会等。
 
    2.强化督导制度:其作法包括三种方式:(1)督导接受进阶伦理训练。(2)应用督导过程实施伦理的临床实务训练。(3)应用督导过程检测助人专业服务的伦理状况。
 
    3.建立伦理守则与相关作业规定:机构可依实际需要以订定伦理守则与相关作业规定,以确保服务的品质,如「张老师」基金会订定之伦理守则与谘商专业伦理案例汇编(2003)。
 
    4.建立伦理问题之咨询与仲裁设计:机构在遭遇伦理问题时所采取的因应机制包括:(1)聘请伦理咨询顾问:聘请专业之谘商、伦理、法律、医疗之专业人士担任顾问,以提供最佳的咨询管道。(2)成立伦理委员会或伦理问题处理小组:并订定处理之程序,如张老师基金会之伦理委员会。(3)建立伦理问题处理程序和相关设计:以在面临对当事人之知后同意、保密、资料保管、预警责任和举发等相关伦理问题时,有较佳的因应策略,方式包括知后同意书之拟定、改进个案记录格式之设计、资料保管与取阅之程序及必要之硬设备等。
 
    5.购置伦理专书、订阅期刊、搜集相关伦理文章及法令:机构提供伦理之相关信息,以提供机构人员随时之参考与查阅。
 
    (六)个人层次
 
    在助人专业人员个人层次,除应接受伦理课程训练之外,亦应熟知伦理守则、法律条文、机构规定与伦理文献等信息,并留心最新的修订与发展状况,平时应保持对伦理议题的敏感性,并随时与同事互相提醒,必要时应寻求督导与相关专家的意见,其做法包括(王智弘,2004b):
 
    1.应熟习相关的伦理守则与法律规定,并注意其最新之修订。
 
    2..应阅读伦理相关书籍并在面临潜在之伦理情境时随时加以查阅。
 
    3.应随时注意期刊与网络上伦理相关文献,以了解最新之伦理状况。
 
    4.应保持对伦理问题之敏感性,并在面临伦理问题寻求机构督导、同侪及相关伦理、法律、医疗专业人士之意见。
 
    5.维持同侪间彼此之提醒与监看,以互相协助在专业效能与伦理上保持最佳状况。
 
    上述不同层次的伦理机制是相辅相成的,从助人专业系所的伦理课程开始,以至学会、法律、公会、机构,乃至于个人层面,构成了助人专业工作中伦理机制的完整运作模式,藉由此等的运作机制,助人专业伦理之理念架构方得以在专业实务中加以实践。
 
伍、助人专业伦理的持续关注
 
    专业伦理是变动的、相对的、文化敏感的与情境敏感的,社会的变迁、专业的发展与法令的修订都会对专业伦理产生互动的影响,因此,持续的发展与修正是必要的、也是常态的,就助人专业伦理的理念与实践之各个层面上,可从下述方向加以用心(王智弘,2004b):
 
    一、专业学会与公会层面:伦理守则与伦理规范的持续修订、伦理委员会的正常运作、相关助人专业伦理配套措施的完成,比如助人专业伦理守则案例手册的编印
 
    二、伦理教育层面:学校训练与机构训练的质量提升:相关系所应考虑将自大学部以至博士班之助人专业伦理课程,定为必修且以三学分为之。助人专业实务机构层面:应持续透过督导、个案研讨与在职教育的方式,以进行伦理教育。心理师之继续教育则应包含助人专业伦理的相关训练课程。
 
    三、法规订定层面:强化专业伦理的法律设计,持续进行心理师法、考试规则及相关法律之修订工作。
 
    四、社会教育层面:助人专业应积极向社会大众提供助人专业伦理之相关知识,以提升社会大众之专业伦理概念与当事人权益意识。
 
    五、学术研究层面:助人专业应投入专业伦理之相关研究,以提升助人专业伦理相关研究之质与量,以提供助人伦理理念与实践之学理与科学基础。
 
    助人专业工作之推展系于社会大众所赋予之信誉,因此,如何实践由核心概念所构成的助人专业伦理之理念架构,建立良好的助人专业伦理机制并健全的运作,才能真正落实助人专业伦理的精神与理念,确实是助人专业仍须不断努力的方向。
 

参考书目
 
牛格正(1991)。谘商专业伦理。台北:五南。
 
心理师法(2001)。
 
中国辅导学会(2000)。中国辅导学会谘商专业伦理委员会设置要点。
 
中国辅导学会(2001)。中国辅导学会谘商专业伦理守则。辅导季刊,38 (1),54-62。
 
中国辅导学会(2002)。中国辅导学会谘商专业伦理委员会伦理申诉案件处理程序。
 
中国辅导学会(2003)。中国辅导学会会员申请谘商专业伦理守则释疑案件处理程序。
 
王智弘(1999a)。心理谘商之证照制度与专业伦理。测验与辅导,154,3211-3214。
 
王智弘(1999b)。谘商伦理量表编制、教学方案设计与教学效果之比较研究。国立彰化师范大学辅导学系博士论文,未出版,彰化。
 
王智弘(2004a,4月)。从专业伦理的观点看心理师法的过去、现在与未来。谘商专业演进与实践学术研讨会。彰化县,彰化师范大学。
 
王智弘(2004b,11月)。谘商专业伦理之理念架构与谘商专业伦理机制的运作模式。中国辅导学会2004年年会暨学术研讨会。台北市,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王智弘(2005)。谘商专业伦理之理念与实践。教育研究月刊,132,87-98。
 
台湾心理学会(2002)。心理学专业人员伦理准则。2007年2月1日,取自http://www.psy.ntu.edu.tw/cpa/principle.htm
 
社会工作伦理守则(1998)。2007年2月3日,取自http://sowf.moi.gov.tw/08/b/b202.htm
 
社工师法(2003修正)。
 
沉清松(1996)。伦理学理论与专业伦理教育。通识教育季刊,3(2),1-17。
 
何怀硕(2002)。伦理学是什么。台北:扬智。
 
陈文玲(1991)。伦理守则在谘商实务中所扮演的角色。测验与辅导, 105, 2105-2107。
 
专门职业及技术人员高等考试心理师考试规则(2003修正)。
 
「张老师」基金会(2003)「张老师」谘商专业伦理案例汇编。台北:「张老师」基金会。
 
黄光国(1996)。专业伦理教育的基本理念。通识教育季刊,3(2),19-32。
 
曾仰如(1985)。伦理哲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
 
蔡坤鸿译(1978)。伦理学原理。G. E. Moore 原著。台北:联经。
 
刘真(1982)。儒家伦理思想述要。台北:正中书局。
 
Anderson, B. S. (1996). The counselor and the law(4th ed.). Alexandria, VA: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Anderson, D., & Swansen, C. D. (1994). Legal issues in licensure. Alexandria, VA: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Arthur, G. L., & Swanson, C. D. (1993).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ileged communication. Alexandria, VA: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Baldick, T. L. (1977). Ethical discrimination ability of intern psychologists as a function of graduate training in ethics. Dissertation Abstracts International, 38(4), 1868B. (University Microfilms No. AAC77-21522)
 
Blocher, D. H. (1987). The professional counselor. New York: Macmillan.
 
Bouhoutsos, J., Holroyd, J., Lerman, H., Forer, B. R., & Greenberg, M. (1983).  Sexual intimacy between psychotherapist and patients.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14, 158-196.
 
Bradley, L. J. (1989). Ethical principles in supervision. In L. J. Bradley & J. D. Boyd (Eds.), Counselor supervision: Principles, process, and practice(2nd ed.) (pp. 423-446). Muncie, IN: Accelerated Development Inc. (ERIC Document Reproduction Service No. ED 345 128)
 
Coleman, E., & Schaefer, S. (1986). Boundaries of sex and intimacy between  client and counselor.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opment,54, 341-344.
 
Feldman-Summers, S., & Jones, G. (1984). Psychological impacts of sexual contact between therapists or other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and their clients. Jou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52, 1054-1061.
 
Fuqua, D. R., & Newman, J. L. (1989). Research issues in the study of professional ethics. Counselor Education and Supervision, 29, 84-93.
 
Goodyear, R. K., & Sinnett, E. R. (1984). Current and emerging ethical issues for counseling psychology. The Counseling Psychologist, 12, 87-98.
 
Griffith, R. S. (1988). The effects of experiential training in ethical training in ethical decision-making on ability to resolve ethical dilemmas.  Dissertation Abstracts International, 49(6), 2367B. (University Microfilms No. AAC88-14338)
 
Herlihy, B., Healy, M., Cook, E. P., & Hudson, P. (1987). Ethical practices of licensed professional counselors: A survey of state licensing boards. Counselor Education and Supervision,27,69-76.
 
Herlihy, B., & Sheeley, V. L. (1988). Counselor liability and the duty to warn: Selection cases, trends, and implication for practice. Counselor Education and Supervision, 27, 203-215.
 
Holroyd, J. C., & Brodsky, A. M. (1977). Psychologists' attitudes and practices regarding erotic and nonerotic physical contact with patients. American
 
 Psychologist, 32, 843-849.
 
Jensen, P. S., Josephson, A. M., & Frey, J. (1989). Informed consent as a framework for treatment: Ethical and therapeutic consideration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therapy, 43, 378-386.
 
Keith-Spiegel, P., & Koocher, G. P. (1985). Ethics in psychology: Professional standards and cases. New York: McGraw-Hill.
 
Kelly, J.T. (1987).A study of relationships between ethical decisions of counseling psychologists and ethics education factors. Dissertation Abstracts International, 49(4), 732A. (University Microfilms No. AAC88-05670)
 
Kibler, R. D., & Van Hoose, W. H. (1981). Ethics in counseling: Bridging the  gap from theory to practice. Counseling and Values, 25, 219-225.
 
Kitchener, K. S.(1984a). Guest editor's introduction: Ethics and counseling psychology: Distinctions and directions. The Counseling Psychologist, 12 (3), 15-18.
 
Kitchener, K. S. (1984b). Intuition, critical evaluation and ethical principles: The foundation for ethical decision in counseling psychology. The Counseling Psychologist, 12(3), 43-55.
 
Knapp, S., & Vande Creek, L. (1983). Privileged communication and the counselor. The Personnel and Guidance Journal, 42, 83-85.
 
Mappes, D. C., Robb, G. P., & Engels, D. W. (1985). Conflicts between ethics and law in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64, 246-252.
 
Marino, T. W. (1995, April). Ethics committee working on several projects. Counseling Today, p. 17.
 
Pope, K. S. (1988). Do clients are harmed by sexual contact with mental health professionals?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67, 222-226.
 
Pope, K. S., Keith-Speigel, P., & Tabachnick, B. G. (1986). Sexual attraction to clients: The human therapist and the (sometimes) inhuman training system. American Psychologist, 41, 147-158.
 
Pope, K. S., Tabachnick, B. G., & Keith-Spiegel, P. (1987). Ethics of practice: The beliefs and behaviors of psychologists as therapists. American Psychologist, 42, 993-1006.
 
Sell, J. M., Gottlieb, M.C., & Schoenfeld, L.(1986). Ethical considerations of social/romantic relationships with present and former clients.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17, 504-508.
 
Slimak, R., & Berkowitz, S. (1983). The university and college counseling  center and malpractice suits. The Personnel and Guidance Journal, 61, 291-295.
 
Snider, P. D. (1985). The duty to warn: A potential issue of litigation for the counseling supervisor. Counselor Education and Supervision, 25, 66-73.
 
Stadler, H. (1986). Professional ethics [Special Issue].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64, 310-311.
 
Stake, J.E., & Oliver, J. (1991). Sexual contact and touching between therapist and client: A survey of psychologists' attitudes and behavior.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 Research and Practice, 22, 297-307.
 
Tymchuk, A. J., Drapkin, R., Ackerman, A. B., Major, S.M., Coffman, E. W., & Baum, M. S. (1979). Survey of training in ethics in APA-approved clinical psychology programs. American Psychologist, 34, 1168-1170.
 
Vanek, C. A. (1991). Survey of ethics education in clinical and counseling psychology programs. Dissertation Abstracts International, 51(12), 5797B. (University Microfilms No. AAC91-14449)
 
Van Hoose, W. H., & Kottler, J. A. (1977). Ethical and legal issues in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San Francisco, CA: Jossey-Bass.
 
Weikel, W. J., & Hughes, P. R. (1993). The counselor as expert witness. Alexandria, VA: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Welfel, E. R., &  Lipsitz, N. E. (1983a). Wanted: A comprehensive approach to ethic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ounseling Education and Supervision, 22, 320-332.
 
Welfel, E. R., & Lipsitz, N. E. (1983b). Ethical orientation of counselors: Its relationship to moral reasoning and level of training. Counselor  Education and Supervision, 23, 35-45.
 
Welfel, E. R., & Lipsitz, N. E. (1984). The ethical behavior of professional psychologists: A critical analysis of the rerearch. Counseling Psychologist, 12(3), 31-43.
文章录入:海天行    责任编辑:海天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08 www.bdsta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天河五山 ICP备案证号:粤ICP备05077293号
    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 维护:曾永辉()
    北斗星社区—致力于全方位拓展社工能力的教育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