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真正的助人?  [海天行  2010年12月13日]        
您现在的位置: 北斗星社区—社会工作教育社区 >> 文章中心 >> 社会观园 >> 正文
精神病:如何消受得起雅致
精神病:如何消受得起雅致
作者:张大庆    文章来源:中国图书商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3    转载请注明源文出处

    19世纪以前,欧洲对疯狂的看法主要有二,一种认为疯狂是道德败坏,是灵魂受到了恶魔的熏染,因为撒旦是沮丧、绝望和自我毁灭的根源。另一种看法认为疯狂也是疾病,是因为血液变质或黄胆汁过多刺激大脑而引起的。不过,无论是罪过还是疾病,对疯人的处置都是一样的:把他们关锁起来。有的是禁闭在家中,一般是锁在地窖或牲口棚中;有的则送到专门的管制机构——疯人院。疯人院大多与收容所和监狱设在一起,疯人也被脚镣手铐束缚。即便给予治疗也是强制性的,如强迫服用导泻药物、持续催眠、用开口器撑开病人的口等,在这种情形下,禁闭疯人的处所无论如何都是雅致不起来的。

    法国大革命以后,欧洲的医学改革家们在人道主义精神的引领下,解除了对精神病人的强制措施。法国巴士底精神病院的医生平内尔提倡“道德治疗”,英国的约克康复院采用“精神治疗”,德国浪漫派医生采用“道义治疗”等,核心都是以理性、仁慈的待人态度对待精神病人。顺应这一改革潮流,新型的精神病院建立起来,约克康复院就是其中较著名的一个。精神病人住进了干净整洁的病房,卸下了脚镣手铐;医院为精神病人营造了一个温馨的医疗环境,医院常有自己的农场和花园,园艺和农艺劳作成为治疗精神病人的“工作疗法”。

    19世纪的美国医学一切均以欧洲模式为圭臬。美国最早的精神病院——麦克连(McLean)医院就是仿照英国的约克精神病院创办的。约克精神病院,也称为约克康复院,它有着宽敞整洁的大厅、点缀鲜花的长廊、家庭式的病房,医院创办者通过营造出一种全新的病院环境来彻底改变过去那种疯人院的残忍形象,主张医生应以关爱、温情与照顾,如同对待孩子一样对待患者,依靠理性与社会支持,帮助病人恢复平静、有克制力的生活状态。

    依照这种理念建造的麦克连医院选址在景色宜人的麻省伯蒙特镇的新英格兰林地,占地240英亩。医院由当时美国著名景观设计师奥姆斯特设计,他非常喜欢伯蒙特的略带起伏的林地,甚至称赞说连树木都很聪明地长得疏密适宜,形成一处处的树丛与林间空地,沿着缓坡扩展开来,正好使他能将都铎式的宅邸和红砖房舍点缀其中。不同风格的建筑物有草坪环绕,再以灌木丛夹成的小道将医院的建筑连接起来。麦克连雅致、宁静的环境向人们展示的是:“这是一个悲伤者可以得到庇护的地方;一个破碎的心灵可以找到愈合与安全感的避风港。”

    麦克连医院的建立,使“疯人院”的外观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它让人们知道,精神病院不一定令人厌恶,若你无意间进入这里,说不定会误以为走进了“不规则散布在田园景观中的绅士乡间住宅区”。当然,如此雅致的麦克连医院并非为一般精神病人所设,每周20美元的昂贵住院费,远不是普通人能承担得起的(19世纪末美国工人一周的工钱常不足4美元)。入住者大多是波士顿上流社会的病人,包括许多著名人物,如著名诗人爱默生、两度普利策奖得主罗伯特·洛威尔、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以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纳什(电影《美丽心灵》的主角)等。当然,还有许多名声显赫家族的患者也常是麦克连医院的病人。的确,麦克连医院以其优美的环境、优质的服务成为当时美国最好的精神病院。

    不过若从精神病治疗方面来看,麦克连医院与其他的精神病院并无什么差别。由于精神病成因的特殊性,直至20世纪50年代之前,西方医学对于精神疾病的治疗始终没有一定之规。正如美国精神病学会主席梅伊所言,精神病学是“医学的游乐场”,在这一领域,内科学家、神经学家、心理学家、外科医生、妇科医生等都可提出一套自己的玩法,于是乎,各种“神奇疗法”如同走马灯似地变换在精神疾病的治疗场域里。

    平内尔的“道德治疗”似乎难以体现出医学技术的进步,显示不了医生的智慧与能力,因此, “道德治疗”不久就让位于其他各种治疗尝试。麦克连医院的医生们也积极应用当年时髦的疗法作为“道德治疗”或“静养疗法”的补充或替代。如水疗(病人被固定在淋浴室,用强有力的、如针刺般的水柱冲击,然后再用消防水管喷出的冰水冲洗)、长期睡眠疗法、电击休克疗法、低温疗法、胰岛素休克疗法、大脑额叶切除术等。这些被称为“伟大与孤注一掷的治疗”其实反映出“一切试图解释这些疗法有效性的理论都是错误的”。不过,医生们却似乎乐此不疲地尝试各种时髦的疗法。弗洛伊德的“谈话治疗”也是由麦克连的医生们引入美国的。

    百年流光容易过。20世纪下半叶,体现麦克连医院价值的全方位服务、长期住院治疗的模式受到了挑战。随着精神病药物成为最常用的治疗方式,以及医疗费用的迅速增长,保险公司、保健组织以及政府医疗保险等都减少或停止了为精神病人支付长期住院的费用,更加强调快速诊断、立即处方、定期复查的治疗方案。精神病人很难再享受以往那种优雅的治疗环境了。

    与此同时,麦克连医院也遇到了严重的财政问题,甚至到了濒临倒闭的境地。医院不得不出让大片土地以缓解财政危机。尽管直至目前,在美国医疗机构的排名上,麦克连依然是首屈一指的精神病院,但无论是医院的医生还是住院的病人们无论如何都再难以优雅起来了。20世纪90年代以后,美国医疗保险方案已从支付13天的精神病院住院费用减少到了5天。麦克连在哈佛医院体系的改革中,其病床被削减了2/3,从300张床减少到100张床,真让人慨叹繁华落尽。

    白居易有句诗,说是“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麦克连医院正面挑战人类最棘手的病症之一精神病,选择的路数可谓优雅矣,只是它的创建者怕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却正是这番雅致,把这乡间庄园般的漂亮医院害得窘迫不堪。说来也是,在这事事求简求廉求快求多的时代,“雅致”二字岂是轻易提得?精神病这样沉重的人间苦楚,又岂能轻易消受这“雅致”二字?

    在外界巨大的压力之下,麦克连医院采用以土地换生机的策略,来筹划未来的发展。让精神病人重返医院是麦克连医院的努力目标。不过,这一策略最终是否成功,已不再像医院创建时那样,仅取决于创建人的理想与实力,还要取决于整个社会对医疗卫生服务价值的认识与支持。

评《雅致的精神病院》

文章录入:HerBert    责任编辑:HerBer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08 www.bdsta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天河五山 ICP备案证号:粤ICP备05077293号
    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 维护:曾永辉()
    北斗星社区—致力于全方位拓展社工能力的教育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