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真正的助人?  [海天行  2010年12月13日]        
您现在的位置: 北斗星社区—社会工作教育社区 >> 文章中心 >> 社会观园 >> 正文
埃蒙斯两"让"金牌的好处
埃蒙斯两"让"金牌的好处
作者:武志红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8-26    转载请注明源文出处
24岁的卡特林娜在安慰丈夫,但这像不像妈妈在安慰儿子。
 
    4年前,雅典奥运会,50米步枪三姿项目赛中,马休·埃蒙斯最后一枪只需打在自己靶子上,就铁定夺冠。
 
    孰料,唯一不可能夺冠的可能性发生了,埃蒙斯一枪打在了中国选手贾占波的靶子上,并最终成就了贾占波夺冠。
 
    今年,北京奥运会上,仍是50米步枪三姿项目中,埃蒙斯最后一枪只需打出6.0环以上,就铁定夺冠。
 
    不料,他竟然打出了4.4环,最终获第四名,中国选手邱健夺冠。
 
    不要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哲言,但埃蒙斯不仅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而且跌倒的姿势都是那么相似。
 
    超级失败换来美女妻子
 
    雅典奥运会打脱靶后,埃蒙斯说“记者们有故事写了”,而北京奥运会打出业余选手都不可能打出的成绩后,他成了网络上的明星,起码在国内论坛上,他名气指数不亚于拿到8枚游泳金牌的菲尔普斯和两破纪录的超级飞人博尔特,网友们甚至在百度为他开了一个贴吧“埃蒙斯吧”,人气即便在影视明星中也不逊色。
 
    对于埃蒙斯的失常,许多网友用了一个习惯性的解释“压力”。不过,他的失常发展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已不能用“压力太大”这样的理由来给予解释了,而应该会有更特殊的心理动力。
 
    一个容易见到的动力是“失败带来的奖赏”。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失利后,埃蒙斯去酒吧借酒消愁,捷克神枪手、曾在埃蒙斯比赛现场为捷克电视台做解说嘉宾的卡特林娜·库尔科娃专门寻到这个酒吧,来安慰埃蒙斯,并告诉埃蒙斯,她的神枪手父亲也是她的教练彼得·库尔科娃让她告诉他:“你才应该是真正的冠军。”
 
    这次相遇只是他们一生际遇的开始,后来不久,他们结婚,而卡特林娜·库尔科娃的姓名变成了卡特林娜·埃蒙斯。不过,北京奥运会上,卡特林娜继续代表祖国捷克而参赛,并击败中国神枪手杜丽,拿到了本届奥运的首金——女子步枪50米三姿的金牌。
 
    失去一枚奥运金牌,而得到一个中意的妻子,这令埃蒙斯由衷感叹生命的奇妙,并称,如果人生可以再次重复,他甚至宁愿第一枪就脱靶。
 
    自然,这句话更像是玩笑话,因假若他第一枪就脱靶,那么他可能就不会得到出生于神枪手世家的美女的垂青了。
 
    我一个朋友,聪明无比,中学时从不用努力学习都可以考取班级或年级的第一名,父母和她从此后爱上了这种感觉,“我们家女儿不用努力学习都可以考第一”,这应该比“我们家女儿努力学习才能考第一”的感觉来得更骄傲吧。
 
    埃蒙斯可能也有类似的逻辑,他两次在有绝对优势的情形下将“第一名”的称号拱手相让,让“记者们有故事写了”,让美女有安慰他的机会,也成了“无冕之王”,人们都相信他才是最厉害的。
 
  妈妈要他谦虚,所以卡特不会绝杀
 
    那么,在一个名誉压力不是很大的国度,到底是第一名的诱惑力大呢,还是美女妻子+“无冕之王”+无数人的喜爱和同情的诱惑力更大呢?
 
    美国职业篮球比赛(NBA)中,被誉为“飞人”的卡特,具有超凡绝伦的身体条件,但他却有一个诡异的特点:每当回到他曾经服务的多伦多猛龙队,他的发挥就会跌到不可思议的水平。
 
    对此,表面的理由是,多伦多的球迷们对他由爱转恨,所以每次他“回娘家”都会遭到球迷们的狂嘘。
 
    不过,在我看来,他是在对具有一切妈妈象征的事物表达忠诚。据说,卡特尽管已是NBA中的超级巨星,但他仍然很听妈妈的话,还是妈妈心目中的“乖孩子”。
 
    性格决定命运,而我们外部的世界都是自己内心向外投射的结果,卡特先是在家中要做妈妈的“乖孩子”,那么在家外,也会做一切“妈妈”的乖孩子,不对自己的娘家猛龙队发飙,就是无意中在做这个“球场妈妈”的乖孩子吧。
 
    妈妈还不断叮嘱卡特要谦虚,要做一个好人,所以,卡特会在比赛时和所有球员打招呼,一点都没有超级巨星的架子。这看上去很好,但也带来了一个恶果——他在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
 
    这也好理解,总是玩绝杀的游戏的话,还怎么做好人啊!
 
    能不能在球场上绝杀,我们一般不会将其视为是技术水平的结果,而会视为是心理素质的结果,但这种心理素质,并非一律都是“泰山崩于前而能否不形于色”,很多时候也是运动员们在追求我们看不到的奖励。
 
    卡特对娘家手下留情,是为了向“内在的妈妈”表达忠诚,不绝杀,则是为了获取“内在的妈妈”的夸奖。这些都是我们不容易看到的奖励。
 
    相比起卡特来,埃蒙斯获得的好处其实已是显而易见了,金牌的分量能比得上美女妻子吗?冠军带来的荣耀能比得上“无冕之王”吗?
 
    我受害,所以你要同情我
 
    雅典奥运会和北京奥运会上,埃蒙斯以惊人的姿势跌倒两次,完美地诠释了我以前一篇文章的题目《命运=强迫性重复》。
 
    不过,我推测也深信,埃蒙斯的这个游戏已玩了不知多少次了。
 
    据报道,埃蒙斯生于美国新泽西州,是天生的神枪手,枪法是从小跟随祖父和父亲打猎练成的。
 
    我们可以设想一个画面:他和父亲或祖父在一起打猎,旁边还有妈妈或其他女性亲人跟随……
 
    这像不像奥运比赛的画面:他和众多男性赛手在一起,而旁边则有卡特林娜这样的美女解说员和众多女性观众。
 
    这两个画面,或两个场景中产生了同样的故事:埃蒙斯神枪无敌,明显可以击败任何男性选手,但在最后一枪时,他却把赢得表面荣誉的机会让给了其他男性对手,结果,他们获得了表面的荣誉,而他获得了无冕之王的称号,以及女性的青睐。
 
    具体而言,就可以说,以前,在他的家庭中,他就可能一直在打猎或家族比赛中玩一个游戏:先是表现惊人的实力,但在最后一刻输给父亲或祖父,结果他们获得了荣誉称号,而他获得了母亲或其他女性亲人的同情。
 
    现在,在奥运会上,他继续玩这个游戏:先是表现惊人的实力,但在最后一刻输给男性对手,结果他们获得金牌,而他则获得了赞誉,并先是获得了一个美女的同情,而当这个美女成为他的太太后仍然一如既往地给予他同情。
 
    请注意北京奥运会比赛后的现场照片,你觉得卡特林娜究竟是妻子呢还是妈妈呢?
 
    还请注意卡特林娜2004年时的安慰:“我父亲想让我告诉你,你才应该是真正的冠军。”
 
    这句看似感人至深的话,埃蒙斯可能已听了不知多少次了。譬如在他的家族比赛中,当长辈们以尴尬的方式击败他后,会让女性亲人转告他,他们认为小埃蒙斯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同情心是弱者的钩子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埃蒙斯所玩的是一个潜意识的游戏,他的意识上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相信他意识上和其他多数选手没有什么两样,也是非常渴望拿到金牌,但他潜意识中一直所玩的游戏阻碍了他实现这个目标。
 
    或许,他得问问自己的内心深处:真想得到冠军吗?真想长大成为男人吗?
 
    奖励弱者的游戏在家庭和社会中是非常常见的。一个丈夫虐待了一个妻子后,旁观者很容易会同情这个妻子,但有经验的人会知道,不要轻易地给予这个妻子同情,因为冲突很可能是她主动挑起来的。例如,一个妻子会先挑起冲突,接着在吵架很激烈时会刺激丈夫:“你打我啊,你打我啊,你不打就不是男人。”
 
    电影《孔雀》中,父母把大部分的关爱给了大儿子,而对二女儿和小儿子有些苛刻,父母的理由是大儿子有智障,所以要给他额外的关照。但是,最后的情节显示,智障是大儿子玩的一个游戏,他实际上非常聪明,他表现出智障,只是为了赢取“对弱者的奖励”而已。
 
    在上一期的文章《我们为什么爱评价》中,我写到,心理学学到最后会失去同情心,便是因为这个道理。因同情心总是强者对弱者的奖励,但实施同情的,真是强者吗?索取同情的,真是弱者吗?
 
    或者,起码我们会看到,同情心会奖励弱者,而让弱者一直以弱者自居。
文章录入:海天行    责任编辑:海天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08 www.bdsta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天河五山 ICP备案证号:粤ICP备05077293号
    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 维护:曾永辉()
    北斗星社区—致力于全方位拓展社工能力的教育社区